我就成了你,谁说医生子女不愿学医

作者: 科技视频  发布:2019-09-05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迎来近600名新鲜出炉的医学生。有意思的是,交大医学院对重庆南路本部89名新生的调查发现,他们中近半数人家中有人学医,除了医二代、医三代,甚至还有医八代!

原标题《医学院 招生未遇冷 不乏医二代》

近年来,“医不过二代”、“医学院招生遇冷”常见诸媒体报端,引发热议。至于医生为何不让子女学医,大家普遍认为主因是“医患矛盾”。事实果真如此吗?又到一年毕业季,我们听听“医二代”怎么说。耳濡目染在“医二代”心目中,从小耳濡目染的“医患情”是他们从医的重要原因。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八年制毕业生虞文嫣毕业后会在瑞金医院血液科工作,她的父亲是上海解放军八五医院心内科的一名主任医师。她说,自己从小在军医大院长大。小时候,对父亲工作印象最深的就是“逢年过节接不完的电话”,很多病人或病人家属都会在节日给医生打电话,送祝福。“我一直觉得爸爸的工作很伟大。”虞文嫣说,“有的病人离世多年,他们的家属还会长期坚持看望父亲,这说明医患之间关系很好。”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毕业生周辰从小是在乡镇卫生院“混大”的。如今,他在读完5年医学本科后,选择了冷门的儿科学专业攻读硕士。他的母亲是湖北荆州公安县毛家港镇卫生院的一名护士。母亲不知道的是,“从医”的种子,从他小时候就埋下了。“有一次跟着妈妈进手术室,患者害怕得直发抖,妈妈全程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手术结束。”周辰说,他为母亲的这一行为感到无比自豪,“妈妈这是真心在为他人付出,我也愿意这样”。最近,周辰的导师收到一封从美国寄来的信,写信人是导师十多年前的一名“小患者”。十多年前,这名罹患白血病的孩子得到救治,如今赴美读书,仍没忘记当年的“救命恩人”。“虽然只是一封信,但把整个科室感动得不行。”周辰说,近年来媒体对医患纠纷事件报道较多,使得医患之间“感觉有些不对”,“真正的医患关系,大多数的时候是温暖”。医生为何不赞成孩子学医?的确有一部分医生不赞成自己的孩子将来“从医”,但这种考虑主要属于“生活和生存”层面,并非此前坊间流传的“医患矛盾”导致。郭翀是上海交大医学院儿科学硕士毕业生。郭翀的母亲不赞成女儿学医,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太辛苦,又不挣钱”。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疼爱在职业选择中显露无疑,郭翀说,“真不是因为什么医患矛盾,这只是偶发的问题,不是主要问题。”毕业后,她将前往福建省妇幼保健院儿保科工作,与她的母亲在同一所医院的同一间科室。周辰在高考决定报考医学专业时,也和母亲冷战了一段时间。他说,母亲不愿意他当医生最主要原因也是“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瑞金医院外科学博士毕业生许天源高考时得了高分,父母对他的专业选择产生严重分歧。担任耳鼻咽喉科医生的父亲主张他学医,作为外科护士长的母亲却极力反对,“你考分高,学个财经、土木专业多好?当医生挣得又少,人又累。”许天源说,母亲当时因为他学医甚至难过得掉眼泪。他说,因为父母都从医,从小“放学就没人接”,别的孩子放学回家玩儿,自己只能到医院里的办公室待着,有时还要帮爸爸喂养研究鼻窦炎用的小兔子。“无暇顾及子女教育”也是医生、护士们的一大痛。很多“吃过亏”的医生,不仅不赞成孩子从医,甚至也不希望孩子的配偶从医。医生仍是“受人尊敬”的职业临床医学八年制毕业生姜毓,父亲是山东潍坊人民医院职业病科医生,母亲是医院血透中心的护士。父母均支持他继续从医,“虽然挣不了大钱,但这个工作受人尊重”。毕业后,他将在瑞金医院泌尿外科工作。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姜毓留给同学的记录同学情谊的“个人信息本”上,都会在“长大后的梦想”一栏填上“当医生”。他认为,尽管现在社会上一些人对医生有些不理解,但这并不影响做医生产生的“职业荣誉感”。姜毓说,很多病人刚进医院时态度很差,但在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出院时都对医生表达了感激。姜毓说,他所知道的情况是,因为工作受人尊敬,“医二代”从医的比例很高,“我所在的医生大院里,90%的二代都当了医生”。上海交大医学院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自“医二代”群体,且这些学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90%以上都在医院。思考高考报考期间关于各类医学报考遇冷的文章层出不穷,如果此类言论怀着为医学忧虑的心情无可厚非,可是,如果看到的是恶意博眼球的断章取义,不仅抓不住核心问题,还可能误伤不明真相的群众。职业选择只是人生的一种选择而已。当不当“医二代”只是人生职业选择,何必用放大镜看待这一现象?将不当“医二代”归罪于职业荣誉感降低、收入与付出严重不符、工作中存在风险,显然是在用放大镜看待这一原本正常的现象。

这群全国各省份的“学霸”带着延续家族传承的使命踏入医学院,这一发现以事实扭转了此前“医学院乏人问津、医科考分逐年走低”的悲惨论调,这群“未来医生”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不约而同地谈到,眼下医疗行业正在进行深层次改革,他们坚信“乌云只是暂时的”,从医环境会越来越好。

秋高气爽的9月,上海交大医学院昨迎来2015级新生第一课,近600名学生经过高考洗礼成为新鲜出炉的“医学生”。15级临床八年制法文班和临床五年制英文班89名学生中,绝大多数同学是出于自身兴趣选择了这个专业,其中近一半同学家中有人学医,更有不少是“医二代”、“医三代”。

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辛苦。珍贵的医学梦想与医学情怀,也需要大家的悉心呵护。

学医前,受家训“不为良相只为良医”

反驳招生并没有“遇冷”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寻医问药网-医脉”,版权均归寻医问药网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七宝中学的徐露文忘不了拿到交大医学院录取书的场景——奶奶把她叫到跟前,面授家训——“子为良医,孙为良医,子子孙孙皆为良医。”

今年暑假,一篇直指上海交大医学院、复旦医学院等多所医学院在江苏招生爆冷的文章在微信圈疯传,该文称医学院录取分数都跌到贴近一本控分线,医学院校遭遇“寒流”。沪上这两大医学院在一些省份的分数线从原来的比肩清华北大,到如今录取分跌到如此境地,让很多人深深担忧起“未来谁给我们看病”的问题。

“以前士大夫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我们家说的是‘不为良相,只为良医’。”这还是徐露文第一次听说家族训诫,“以前不跟我说,估计是怕给我压力,如今我自己选择走上这条路,家里人就希望我好好学,当个好医生。”

对此,两校相关负责人都予以了驳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负责招生工作的相关负责人汪玲表示文章所说并不属实:“在30个省市,我们复旦医科的分数线都高于一本控制线,2013年平均高130分以上,2014年是高135分以上,今年高到145分以上。”

徐露文今年考入交大医学院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她的家里医生真不少:父母都任职于上海的外资医院,爷爷和奶奶也是医生,太公公施维智更是上海香山医院的院长、施氏伤科传人,家传五世伤科,追溯起来到徐露文这里已是医八代。在少年时代,别人看的是漫画小说,她看的是太公用蝇头小楷写的手抄医方。

从复旦医学院在今年各省市的投档分数表可以看出,复旦医学院招生并没有像文章中提到的遭遇寒流,录取分数线较往年还有提高。当然也有个别例外,比如该校今年在江苏省的投档分数线就大幅度下降到一本线附近,而且还没有招满。这则与去年江苏省的分数线太高不无关系,造成今年江苏很多高分的考生也都不敢报考复旦医科。

施维智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响当当的沪上名中医的精彩事迹详见百度百科。当医八代什么感受?就是徐露文和爸爸妈妈一直有一项重要工作要做:整理父辈的医案医书。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今年在沪的投档线为468分,比去年低4分,在理科类院校投档线中排名第六。其中,从不少学霸的分数来看,其实考入清华也是绰绰有余。今年一名毕业于上海中学的大一新生以532分的超高分数考入交大医学院,并且该生坚定地表示“不服从调剂”,他就是以这样坚定的抉择鲜明表达自己从医的志向。

在交大医学院,一大波医生子女正在靠近!交大医学院此番对校本部临床八年制和临床五年制英文班89名新生的调查发现,大多数学生出于兴趣而非调剂来学医,他们中半数还是医家后代。

调查一半新生来自医生家庭

上海交大附中的方正滢今年考入交大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她的爸爸是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方秉华,妈妈是六院内分泌代谢科主任包玉倩,巧合的是两人皆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时隔30年,父母成为了方正滢的大学长。

与此同时,一份坊间的调查结果同样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关注。

“从小爸爸妈妈就在家里讨论病例,感觉他们的心情也是跟随病人的情况转坏转好。”方正滢的印象里,父母总在医院忙碌,“爸妈结婚当晚还被叫回医院抢救病人。”

调查说,建议子女或亲友学医的医生的比例只有3%,有超过五成的医生会劝阻他们的子女或亲友学医。

家学渊源也让这些学生收到别样开学礼物。今年考入临床五年制英文班的格致中学毕业生薛亦铮收到父亲送的一套泛黄医书——那是父亲学生时代看的书,已不再版。“爸爸说里面有很多罕见病例,要我好好读读!”薛亦铮的爸爸是仁济医院心胸外科主任薛松,母亲是仁济医院妇产科医生许文君,爷爷奶奶也都是抗日战争时候的战地医生。

交大医学院在对15级临床八年制法文班和临床五年制英文班89名学生简单的调查中,校方却发现,绝大多数同学是出于自身兴趣选择了这个专业,其中近一半同学家中有人学医,更有不少是“医二代”、“医三代”。

为考医学院,把清华当备胎

这些来自“医学世家”的孩子,在当前“医学招生遇冷”等各种流言的背景下,正用自己的选择有力证明着“医学是有吸引力、值得奉献与投入的专业”。

如今有一种社会舆论,说医学已不再是精英教育。医学院的考分真的一路走低?非也。这群医家后代大多是高中里的学霸,他们面前其实有很多顶级名校可选。

方正滢是15级临床医学八年制的新生,父母都是六院的医生,更巧合的是两人都是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的,时隔三十年,父母竟成为了自己的“大学长”。

福建考生郭东晔今年高考677分,录取临床医学八年制法文班。“法八班”在全国招收30人,在福建仅投两个名额,郭东晔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分数已达到复旦、交大、北大医学院的录取线,但她坚定地填了独立招生的交大医学院。

从小到大的耳濡目染让方正滢知道,医生是很伟大的,能够救死扶伤有着一种特别的成就感。虽然对未来工作会比较累也比较苦早有预期,但是她还是毅然决然追随自己的初心,“一本四个志愿,我统统都报了医科类!”

“我是在医院长大的孩子,医学对我来说是很神圣的职业。”郭东晔的爸爸、爷爷、外公、舅舅、叔叔、阿姨都是医生,不同专科的医生聚到一起俨然可组成一家小医院。

薛亦铮,来自交大医学院15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父母都是仁济医院的医生,爷爷奶奶也曾在抗战时期担任战地医院的医生。“医生家的孩子大概很早就能体会父母的忙碌,小时候,爸爸明明没有出差,但因为早出晚归忙手术,最长的时候我竟连续两星期都看不见他。”

近年来一直有观点认为“学医已不流行”,但在这群学生的印象里恰恰相反。交大附中的方正滢说,她的高考志愿从上到下填的都是医科,就是非医不学。她的同届里,就她所知有六七人考上医学院,她的同桌也跟她一起考入交大医学院。医八代徐露文所在的七宝中学,今年有20多人考入医学院。

然而,薛亦铮始终以爸爸为荣。一次,他在电视上看见一段采访,那是一个心脏手术成功的病人为爸爸送锦旗,因为太感激不知如何表达,一时间只有用下跪这个方式以表心意。那一幕一直很触动薛亦铮。

“为了考上医学院,还有人把清华当备胎!”薛亦铮说,开学时新认识了一个“法八班”的新生,上海中学毕业,高考532分,第一志愿就是交大医学院,他说上不了交大医学院,他才考虑去清华。这个发现让薛亦铮颇为兴奋,他说,一群有兴趣的人在一起学医,是超快乐的事。

薛亦铮说,在自己有意愿从医后,爸爸妈妈非常理性,并为他创造了一个“便利”,那就是带他去医院各科室感受最真实的工作环境。此后,薛亦铮还参加了一次医学夏令营,通过自己的感受和判断,最终坚持自己的选择。

乌云是暂时的,坚信从医环境会越变越好

家训不为良相只为良医

作为医家子女,这群孩子其实最清楚学医的艰辛,因而他们的决定也绝非一时脑热。作为医生子女的“标准配置”,这些孩子的童年往往缺少父母陪伴。有一天,班主任问薛亦铮,多久能见到父亲。他回答,大概两周。

徐露文,15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其父母都在民营医院工作。爷爷和奶奶也都是医生,其太公公施维智是香山医院的院长,家传五世伤科,追溯下来可以算作“医八代”。徐露文拿到交大医学院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家人就送了她一句家训:“不为良相,只为良医。”对于徐露文最终走上医学之路,家里的长辈特别欣慰。

在薛亦铮的印象里,父亲总在抢救病人,但父亲具体做什么,他不清楚,直到有天他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一个老人去感谢医生——当她见到薛松,竟扑通一声跪地磕头。

郭东晔,15级临床医学八年制法文班,来自福建的她出自医学家庭,爸爸、爷爷、外公、舅舅、叔叔、阿姨都是医生,不同专科的医生几乎可以自行组成一个“小医院”了。郭东晔一直忘不了病人治愈时脸上洋溢的那种笑容与感激,医生职业的神圣让她很心动。

“感谢这个医生给我第三次生命。”老人曾在仁济医院接受针刺麻醉手术,时隔20多年又回来做心脏手术,薛松正是主刀医生。

郭东晔坦言,妈妈从事的是财会工作,填报志愿时,曾建议女儿读经管,但女儿坚信医生才是一个温暖的职业,虽然医患矛盾紧张的社会环境,难免让人惶恐,但爸爸一直鼓励她说,医疗体制的改革,一定会使从业环境越来越好,等女儿当医生的时候,一定能自己见证那一刻的美好。“所以,医生是很高尚的职业,医科也是很有魅力的学科,这一点,我始终没有动摇。”

“医生有常人难以感受到的艰辛,也有难以感受到的幸福。”这条有关父亲的新闻深深震撼到薛亦铮,让他在高二时坚定了学医的想法。

同伴鼓舞医学生传播正能量

徐露文的学医想法更早。4岁那年,她跟随去名古屋大学读博的父亲到日本,父亲看病,她在一旁,“我跟爸爸只有一个屏风的距离,听着爸爸和病人交谈,父亲问诊结束,我就把老年病人搀到医院门口,他们脸上的笑容和对爸爸的感激之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刻起我就想当医生。”

交大医学助跑团社长李俊杰同学介绍,社团里的医学生们自制了一部“医学青春视频”,作为招生宣传的衍生,但又不仅限于招生,更是增强了对于医学生和准医学生的鼓舞与正能量的传播。

福田孩子郭东晔说,高考时母亲曾让她考虑学经济,收入不低工作安稳,但她还是决定追随父亲的足迹,“经济让我感觉冷冰冰的,而医生却是能感受人情冷暖的职业。”她说,并非不清楚医疗环境的“恶化”,但爸爸的话让她对未来充满希望,“爸爸对我说,医疗行业在改革,相信我能见证它变好的那一刻。”

“医学助跑团想通过对不同专业的医学生的采访,围绕其生活的点点滴滴,挖掘其在医学院的故事与经历,从而展现真实的‘医学青春’。我们力求通过真实立体的画面与声音诉说我们的坚持与彷徨,无奈与憧憬,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感恩与责任。”李俊杰说道。

当下这代医生还是心怀理想的,薛亦铮的父亲对他说过相似的话——“我爸爸告诉我,现在的医患关系是不合理的,他相信等我当医生的那一天,从医环境一定会变好。”

“面对如今的医疗体制与医患矛盾,我们也曾彷徨,也曾疑惑,也曾无奈,但最终经过岁月的洗礼,我们最终还是会选择坚持,选择承担,选择憧憬未来,因为我们是普通但不平凡的医学生。”

就这样,带着父辈的期许,这群孩子身着白袍庄严地喊出医学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手记]

(来源:上海交通大学)

呵护珍贵的医学梦想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陈国强一直相信:“中国医学必定大有前途,因为依然有着真心爱着这个行业,愿意奉献的医学生们。”据统计,几乎每年复旦、交大医学院都会招到放弃了清华、北大,却坚决要学医的高分学生,这是考生们理性思考后作出的选择。

曾常年担任医学生辅导员的思政教师梁钦指出,高考报考期间关于各类医学报考遇冷的文章层出不穷,如果此类言论是怀着为医学忧虑的心情无可厚非,可是,如果看到的是恶意博眼球的断章取义,不仅抓不住核心问题,还可能误伤不明真相的群众。

同样是高考,今年香港地区11名获得7科全优的“状元”中,有超过2/3表示有意报读医科,其中港大和港中大医学系最受青睐。而在美国、加拿大、德国等一些西方国家,顶级的学生一般都会报考医学专业。但是内地却几乎找不到报考医学的状元信息。

无论是欧洲等国,还是港台地区,医生一直都是高薪且受人尊敬的职业。反观我们,医生还在怎样不被医闹“所打骂”而操心,其间的鸿沟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来填平。珍贵的医学梦想与医学情怀,也需要大家的悉心呵护。

本文由高手论坛资料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就成了你,谁说医生子女不愿学医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